<samp id="wag1f"><em id="wag1f"><var id="wag1f"></var></em></samp>
<p id="wag1f"></p>
<samp id="wag1f"><em id="wag1f"></em></samp><p id="wag1f"></p>

<p id="wag1f"><dd id="wag1f"></dd></p>

<samp id="wag1f"><em id="wag1f"><blockquote id="wag1f"></blockquote></em></samp>
<p id="wag1f"></p>

<samp id="wag1f"></samp><acronym id="wag1f"></acronym>
<samp id="wag1f"><em id="wag1f"></em></samp>

<p id="wag1f"><dd id="wag1f"><i id="wag1f"></i></dd></p>

<p id="wag1f"><nobr id="wag1f"><i id="wag1f"></i></nobr></p><p id="wag1f"><listing id="wag1f"></listing></p>

<samp id="wag1f"></samp>

<samp id="wag1f"></samp><samp id="wag1f"></samp>

多地預警:機動車報廢回收產能嚴重過剩!

發布時間:發布日期:2022-10-16

《報廢機動車回收管理辦法》以及相關實施細則出臺以來,從制度上取消了回收拆解企業“總量控制”的門檻,社會投資熱情高漲,大量企業和資本涌入報廢機動車拆解行業。然而,由于缺乏合理引導,行業產能過剩、重復建設、盲目投資等問題凸顯。

從放開門檻到一哄而上只不過兩三年時間,機動車回收拆解產能過剩問題愈演愈烈。據記者不完全統計,今年以來,山東、山西、陜西、浙江、湖北、安徽、福建、廣東等多地接連發布行業預警,在冊、待批以及在建企業數量驚人,規劃產能嚴重過剩。

多地發布產能過剩預警

放開門檻是對是錯

“目前,官方公示的報廢機動車回收拆解資質企業總數約有1205家,而且各地還有一些在建或擬建企業,產能過剩的風險正在成為新的困擾,可能會打破行業目前的生態平衡。受原材料市場價格上漲的影響,部分地方非理性抬高回收價格,個別企業反映回收價格高,經營成本高?!敝袊偕Y源回收利用協會(以下簡稱“中再生協會”)報廢車分會秘書長張瑩在接受《中國汽車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報廢機動車回收拆解產能過剩問題需引起高度重視。

據不完全統計,目前,山東、山西、陜西、浙江、湖北、安徽、福建、廣東等多地主管部門已經公布產能預警,公布當地已有資質企業數量、產能、在建企業等信息,并結合當地機動車保有量,及理論報廢率4%的數據,分析產能飽和狀態。張瑩強調,這些地區報廢車回收拆解產能已過剩?!秷髲U機動車回收管理辦法》(國務院令第715號)實施以來,回收拆解行業進入快速發展階段,企業數量不斷增加,甚至出現盲目投資、惡性競爭等問題,產能過剩問題凸顯。

中再生協會報廢車分會統計的數據顯示,截至9月1日,23個省、5個自治區、4個直轄市正式公示的“報廢車回收拆解資質企業”總數為1205家。另外,除目前處于企業升級改造、資質換發階段的企業外,全國多地仍有一些在建或擬建企業。

與此同時,近兩年的報廢車回收拆解數量增長較為緩慢,產能問題隱憂凸顯。以福建省為例,截至2021年3月底,福建省機動車保有量為1230.5萬輛,按照4%~5%的報廢比例測算,福建省的報廢機動車數量預計在54萬~67萬輛。而實際上,2021年,福建省各類機動車報廢拆解量僅為19.9萬輛,預計今年報廢量不會超過25萬輛。截至目前,福建已有62家企業取得報廢機動車回收拆解資質,年拆解產能達90余萬輛,疊加各地正準備申報的企業產能情況,預計2022年福建省報廢機動車年拆解產能將超過110萬輛,產能過剩嚴重。

“機動車拆解回收產能過剩的問題在全國普遍存在?!睂氹u市金馬報廢汽車回收拆解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郝曉剛介紹,在715號令實施后,機動車回收拆解企業不再實行嚴格的資質管理,即放開之后,各類企業、資本蜂擁而至,幾乎每個省市區都有新進入者?!耙詫氹u為例,已經有5家企業拿到資質,還有2家在建企業。而本地每年的機動車回收拆解量僅為4000~5000輛,產能早已經超出實際拆解量?!?/p>

實際報廢拆解量不足1%

老舊貨車淘汰政策窗口關閉

山東省發布的報廢機動車回收拆解行業預警顯示,目前,山東省的年拆解產能已經嚴重過剩。根據《報廢機動車回收拆解企業技術規范》,地區年總拆解產能約為地區年機動車保有量的4%~5%。數據顯示,山東省機動車保有量(截至2021年底)約3053.8萬輛,結合山東省機動車保有量歷年增長率綜合測算,截至2022年8月底,應有報廢機動車年總拆解產能125萬~155萬輛即可滿足需求。但是,同期山東省資質報廢機動車回收拆解企業設計年拆解產能已達210萬輛,而回收老舊機動車數量僅為22.4萬輛,報廢系數不足8%,拆解產能利用率僅為10%。莒南縣、蒙陰縣、沂南縣、東昌府區、諸城市等縣(區、市)企業保有量和拆解能力已超標準值數倍。

“雖然有關部門給出的報廢拆解量是機動車保有量的4%左右,但實際上,報廢機動車的比例達不到這么高,約為8‰~10‰?!焙聲詣偨榻B,以寶雞為例,歷史上的報廢拆解高峰出現在老舊車淘汰那幾年,年均達到4000輛多一點,而寶雞的機動車保有量大約為50萬輛左右,占比僅為5‰。導致報廢機動車數量過低的根本原因是非法拆解的大量存在。相關部門一直沒放松對非法拆解的治理,但受經濟利益的驅使,地下違法拆解屢禁不止。

“我們收到的車很多都是沒有發動機等核心零部件的。有些車可能在本地辦理了報廢手續,但實際上卻被運往偏遠山區繼續使用;或流入非法拆解渠道,并沒有進入有資質的回收拆解企業進行報廢處理?!焙聲詣傉f。

一位業內人士告訴記者,某地曾有100輛公交車、500輛出租車進行過公開報廢招標,但幾年過去了,這些車輛已經銷戶,可是實際上,這些車輛并沒有真正報廢拆解,不知道去哪了。非法拆解大量存在,加劇了各地報廢機動車產能過剩。

在實際拆解量不足1%的情況下,按照4%~5%設計的產能布局尚且有大量富余,各地遠遠超標的產能建設完成后,產能過剩的現象自然也會愈演愈烈。以湖南省為例,截至今年8月,已有18家企業取得資質,年拆解能力超過20萬輛。還有超過50家企業在籌建申報,年拆解能力可能會新增50萬輛以上,屆時湖南省的拆解能力將超過70萬輛。按照4%的比例測算,湖南省最大的拆解需求為65萬輛左右,拆解能力已超出最大理論報廢量。

同時,老舊貨車淘汰政策窗口期的關閉加劇了這種產能過剩。以山東為例,自2020年5月起,根據交通運輸部等5部門《關于加快推進京津冀及周邊地區、汾渭平原國三及以下排放標準營運柴油貨車淘汰工作的通知》,山東省已于2021年底基本完成國三及以下排放標準營運柴油貨車淘汰任務,目前省內可用于回收拆解的中重型柴油貨車大幅減少。截至2022年8月底,山東省共回收重型貨車3349輛、中型貨車922輛,同比分別下降83.9%和82.1%,合計占比從23.6%降至1.9%?!扒皫啄?,國家對老舊車淘汰給予了補貼,那幾年是各地機動車報廢的高峰?!焙聲詣偙硎?,隨著補貼的結束,拆解回收的“黃金期”也已經結束,但報廢拆解回收行業的熱度卻有增無減。

“干,虧損;不干,就是等死”

亂象叢生加劇收車難、盈利難

寶雞金馬是一家在報廢機動車回收拆解領域干了幾十年的企業,為了保有資質,投資6000多萬元升級改造,但在目前的情況下,企業卻面臨艱難的生存困境?!案?,虧損;不干,就是等死。所以我們就是在硬著頭皮掙扎?!焙聲詣偙硎?,“50多名員工,干了這么多年也不能說不干就不干了?,F在就是想退出,也沒人接手?!睂氹u金馬面臨的困境是大多數報廢機動車回收拆解企業的真實經營狀態。

山東省在發布的預警中指出,部分企業面臨收車難困境。從實地調研和商務部統計數據看,部分企業進入行業前未充分研究地區行業發展現狀,特別是對本企業上下游產業鏈、車輛回收渠道等方面研判不足。截至2022年8月底,山東全省有38家企業回收老舊機動車不足千輛,在沒有回收量支撐的情況下,企業盈利壓力較大。

“收車難的問題越來越嚴重了?!焙聲詣偨榻B,資質放開后,允許企業跨地區收車,這就導致正規報廢拆解企業不僅要和非法拆解搶車源,還要面對來自更多跨地區企業的資源爭奪?!笆艿貐^社會經濟水平和技術能力等因素影響,東南沿海發達地區的企業收車的價格可能會比陜西本地要高,他們來陜西收車會給出更高的價格。拼價格我們拼不過,收車情況也就更槽糕?!焙聲詣偀o奈地表示,收車難是很多正規拆解企業普遍面臨的問題。

值得關注的是,受投資熱、原材料市場價格波動大等因素影響,近一年時間,報廢機動車回收價格一路走高,市場競爭持續白熱化,管理成本、拆解成本也在不斷增加,甚至個別企業出現“倒掛”現象。

中再生協會報廢車分會統計的數據顯示,截至今年8月,全國小型車市場回收價格指數約為1555元/噸,比2020年同期上漲860元/噸,同比上漲476元/噸,環比上漲107元/噸;中型車市場回收價格指數約為1741元/噸,環比上漲76元/噸;大型車市場回收價格指數約為2059元/噸,環比上漲62元/噸。在市場回收報價中,最高的地方甚至突破3000元/噸,多數維持在2300元/噸以上?!皬哪壳扒闆r來看,市場處于微利階段,價格倒掛現象并不鮮見?!睆埇摻榻B。

郝曉剛告訴記者,今年,貴金屬回收價格2700~2900元/噸時期,報廢車的回收價格達到2300~2400元/噸,扣除塑料、廢油等低價值或無價值的材料,報廢車企業收車不但無利可圖,甚至還會虧損?!半m然五大總成的再制造已經放開,但實際操作中,拆解下來的五大總成很難進入再制造領域,大多仍不得不作為廢金屬出售?!焙聲詣偨榻B,目前,我國再制造零部件的應用非常少,這就導致再制造產業規模很小,相關企業回收的五大總成量也很小。市場上根本找不到再制造企業售賣拆解下來的五大總成。

事實上,因為汽車技術的飛速發展,尤其是智能化、電動化車輛的快速迭代,我國機動車更新的速度也在加快,一些報廢拆解下來及再制造零部件根本不適用于在用車的維修,國內需求量很小,只有少部分再制造零部件用于出口,這也就很難提升拆解回收企業的收益。

張瑩表示,回收市場競爭加劇、管理成本不斷攀升、下游市場波動幅度較大,加之回收市場的參與者復雜且不可控,尤其是去年下半年以來,多個地方在回收中出現了“三無”車輛(即無三元、無輪轂、無蓄電池車輛,該類車輛價值低),諸多亂象使得報廢車回收市場居高臨寒,成為市場發展新隱憂。

投資報廢拆解有風險

產業成熟期尚未到來

湖南省商務廳市場運行和消費促進處相關負責人表示,報廢機動車回收拆解企業投資大、標準高、利潤低、周期長。以最低標準地區類型投資建設為例,新建一家企業需租賃或購買1萬平方米以上經營工業用地,前期廠房等基礎建設投入在500萬元以上,設備、環保及消防等配套設施投入也在500萬元以上。而報廢機動車拆解平均利潤為每輛車500~800元,且回收報廢機動車價格浮動大,收回投資成本周期長。

為避免重復建設,造成資源浪費、無序競爭,各地紛紛發布預警,提醒企業謹慎投資。山東省在產能預警中指出,相關主體投資前在統籌考慮地區產能和上下游產業鏈銜接等因素的基礎上,務必深入細致開展項目可行性調研和盈利預期分析,避免盲目投資、重復建設,造成資源浪費、惡性競爭。

郝曉剛表示,機動車報廢回收是關系國計民生、循環經濟發展的重要領域,甚至與人民生命財產安全息息相關,對于企業的資質,還是要加強監管;要對資質、能力進行嚴格的考核,更不能盲目放開。在產能設計方面不要一下子提升至4%,而是要根據行業實際情況逐步提升。

在張瑩看來,目前,報廢機動車回收拆解行業處于高速發展過程中,發展雖快,但信心不足。重建市場信心需要一個過程,相比短期政策,行業需要關乎未來中長期發展與市場規范的長效機制,更需要提升從業者與社會群體的觀念意識,打破原本不合規的依存關系,樹立行業創新性經營模式,這才是奠定市場穩健、良好態勢的基礎。

“報廢機動車回收行業正邁入新階段。作為機動車全生命周期的末端服務、循環經濟發展的重要構成和綠色低碳的踐行者,報廢回收企業需要持續提升標準和配套服務。如果主管部門可以聯合打擊非法拆解,加強對業務不規范企業的監管,將進一步增強市場活力?!?/p>

不過,張瑩也表示,隨著我國社會經濟的快速發展,機動車保有量的規模增速必將帶來老舊機動車報廢量快速增長。新環保政策的實施也會加速老舊車的淘汰。近兩年來,加快老舊車輛淘汰治理和鼓勵淘汰政策相繼落地實施,每年的報廢車拆解數量呈小幅攀升的態勢。但受市場變化與新冠肺炎疫情的持續影響,報廢回收市場面臨不少挑戰。

根據商務部等17部門《關于搞活汽車流通擴大汽車消費若干措施的通知》,對《報廢機動車回收管理辦法實施細則》施行前已取得資質的企業,如因新冠肺炎疫情影響無法按期重新完成資質認定的,可延期到2023年3月1日?!澳壳?,市場仍處于轉型與變革的過程中,市場新業態的形成還需要一定的時間與周期?!睆埇撟詈髲娬{,報廢車回收拆解業務大多是保本微利的長周期業務,需要市場和政策共同重視起來?!叭绻f現階段,報廢車回收行業仍沒有形成標準化、規范化的業務流程與市場模式,說明這個領域并不成熟,仍處于成長期,需行業各方的共同關心、探討和呼吁?!?/p>

來源:騰訊網